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/address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fnzvt"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fnzvt"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progress id="fnzvt"></progress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meter id="fnzvt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個性網名 >

            教練等不及在車里就來開始了 愛愛小說

            “顧紅娟你個妖艷小賤貨!等我回去,看我不扒了你那張僵尸臉!”顧小陌指天怒地的罵道,下一秒她再次跌倒在地,眼前暈天轉地的,她撫了撫頭,懊惱道,低血糖又犯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從兜里摸出僅剩的一顆草莓糖,她含進嘴里才好了一點點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該死的顧紅娟竟然把她丟在高速公路上!她看著夕陽西下,簡直欲哭無淚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砰——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正胡思亂想著,后面駛來的一輛黑車徑直猛地撞到了柵欄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吼!”顧小陌瞪大眼看著柵欄被撞毀,而那輛車卻安然無恙的停在那里,只是半個車頭已經劃了出去,搖搖欲墜著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豪車的質量到底是好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啊呸,應該是那個人命真大!這車要是翻下去了,估計他非死即傷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抬起沉重的腿邁了過去,湊近車窗輕輕敲了敲,“喂,你還好嗎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沒反應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擰了擰眉,她身上連手機都被顧紅娟搶走了,沒法打妖妖零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是也不能見死不救,再說了,救了車里面的人,說不定能拜托他把自己捎回市里去,看了看漸暗的天色,顧小陌有些著急了,她繞到車的另外一邊,嘗試著打開車門,好在車門竟然真的打開了,隨即一個身體朝她狠狠撲了過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差點嚇得尖聲大叫,只因為這個男人額頭上全是血,順著他的臉流下來,還沾濕了她的襯衫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不會是死了吧?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臉色一片煞白,聲音顫顫的,“喂喂,你沒事吧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男人毫無反應,顧小陌抬頭眺望想要看看有沒有路過的車求救,但她眼眸倏地睜大,一輛貨車控制不住飛快的朝她所在的位置沖了過來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心跳瞬間停止了,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,她已經拖抱著那個男人順著斷裂的柵欄處滾了下去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睜開眼的時候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快廢了,背脊火辣辣的疼,身上還壓了個巨重的男人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使勁搖晃著他,“喂你醒醒啊,再不醒我也要陪你死在這里了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風吹著林子娑娑的響,顧小陌非常慶幸她們滾下來的是一片田地,不然真要粉身碎骨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努力想要爬起來,結果下一秒對上一雙幽深黑暗的利眸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一驚,很快激動道,“你醒了?我們快走,天要黑了,萬一這里有狼怎么辦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近處都是大山,想想她都毛骨悚然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是男人一下未動,死死的盯著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咽了咽口水,“你,你不會是撞傻了吧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慕北屹的腦心確實是一陣陣的疼,但是更折磨他的是身體里的藥效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若非如此,他也不必油門踩到底想要趕回去,結果卻出了事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甚至來不及看清這個女孩,內心的野望讓他眸色越來越暗沉,也越來越危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竟然還抬手來摸他的頭,那俱柔軟的身體貼著他的,讓他燥火更深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好燙啊,你發燒了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不是發燒,他是想吃掉她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焦急的就想起身,還伸手拽住他,道:“我們快走,順著原路爬上去,哎對,你身上有手機嗎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下一瞬,顧小陌的手被他一把拽住,整個身子控制不住的重新跌回他懷里,他堅硬的胸膛撞得她淚花都快被逼出來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你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唔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倏地睜大眼,卻看不清他的臉,只知道自己的唇狠狠被人吻住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一邊吻,一邊伸手在她身上摸索,嗓音低啞艱澀道,“對,不起,幫幫我,我會彌補你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什么對不起?什么幫幫他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色狼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驚恐激動的反抗掙扎,卻被他緊緊按住,一下都動彈不得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慕北屹眼里快速閃過一絲歉意,最終還是遵循身體的野望,在黑暗中狠狠占有了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好痛,好痛,你滾開啊,滾蛋!”顧小陌簡直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救了一個強*犯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眼淚滿臉,他卻不管不顧的掠奪著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別怕,我會負責的,”慕遲屹隱忍著盡量安撫她,可很快,他所有的理智都被控制住了,身下的女孩,是他今夜最好的解藥。
            夜越深,冷氣越重,霧氣彌漫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慕遲屹醒來的那一刻,身上冰涼僵硬,他猛地起來,身邊早已空無一人,昨晚的女孩像個夢一樣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夢醒了,她就消失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慕遲屹微微皺眉,尋覓著,到他幾乎失望時,才察覺到手邊咯手,他撿起來,仔細看了半天,才看出那是一串瑪瑙手鏈,緊緊撞在掌心,慕北屹斂了斂眸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而他遍找不到的顧小陌,在那個混蛋睡著后,就匆匆爬上了高速路上,好在來處理事故警車也在,她趕緊搭上了警車被送回了市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下車后,她猶豫了很久,要不要告訴警察那個混蛋也受傷了,可她實在不想救那個混蛋惡魔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最終,她還是敵不過良心,臨下車前,告知了警察那個混蛋的情況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剛進顧家門,顧小陌就聽到了一陣冷嘲熱諷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呦,你竟然還能遇上警察,嘖嘖,可真是好運呢,我說顧小陌,你怎么就沒死在高速路上啊,你回來干什么?你不知道你在顧家就是多余的嗎?!”顧紅娟依靠著門,叼著煙,輕蔑不屑的看著顧小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冷冷抬眼,“真不好意思,讓你失望了,不過我在高速上出了車禍,你這個把我丟在高速的罪魁禍首應該要去局子里待兩天了!”“又不是我撞你出的車禍,憑什么我要進局子?”顧紅娟剎時叫囂了起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就憑你的行為也算是故意傷害罪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不過,你怎么知道我是被撞得車禍?難不成,你還買兇讓人來撞我了?”她瞇著眼睛掃著顧紅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誰知顧紅娟跳了腳一樣,“我告訴你顧小陌,你別胡亂冤枉人,我也可以告你誹謗誣陷!”
              有妖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紅娟這明顯是心虛了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把這事記在心里,越過顧紅娟往里走去,可卻被顧紅娟一把扯住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門口的燈亮著,顧紅娟一下就看見了顧小陌被扯下來的肩頭上一片曖昧紅痕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身經百戰的她,如何不知道這是什么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當下,顧紅娟就惡意大笑道:“喂我說顧小陌,你該不會是被人在強了吧?還是說你賣身求人把你帶回來的???哈哈,看你平時裝的冰清玉潔的,還不是個賤貨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那也比你顧紅娟這個公交車萬人輪的干凈一百倍一千倍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兇狠的朝她咬了咬牙,甩開顧紅娟的手上了樓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留下顧紅娟在原地怒罵道:“都說了我叫顧蘭心,不叫顧紅娟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顧蘭心怕極了顧小陌真的懷疑到那輛火車是她買的兇,她暗罵那車怎么就沒把她直接撞死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讓這個礙眼的狗東西又回來了!只要顧小陌一日留在顧家,她身上就帶著鄉下來的暴發戶的標簽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不行,她不能再讓顧小陌留在京都了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蘭心眼神一狠,朝著顧父的書房走去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好不容易才睡著了,可夢里也全是噩夢,那混蛋揮之不去的一直折磨著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被噩夢驚醒,她起身下樓想要喝杯水清醒一下,結果迎面卻迎來顧父的一巴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顧小陌,要不是你姐告訴我,我還不知道你干了那么丟人現眼的事!我顧家的臉真是讓你都丟盡了,你給我滾,滾到外面去別回來了!”顧振海把一張銀行卡狠狠甩到顧小陌身上,那張卡滑過她的臉,割出一片血痕來。
             顧小陌不覺疼痛般冷漠的看著自己的親生父親,以及他身后洋洋得意的顧蘭心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我說妹妹,就算你做出了這樣的事,爸爸還是給你安排了國外的學校,你就去國外好好反省反省吧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蘭心扯著唇,顧父更是連看都不想再看這個竟然賣身給別的男人的女兒,厭惡道,“到了國外,別亂搞關系,否則別怪我不認你這個女兒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呵,”顧小陌嘲諷的笑了笑,“你有認過我這個女兒嗎?自從我媽死了,你眼里就剩你那對鄉下來的妻子女兒了,你配當父親嗎?”不問青紅皂白就相信顧蘭心的話來侮辱她,趕她走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真以為她稀罕留在顧家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小陌彎身撿起落在地上的卡,掠過臉色難看的顧父身邊,上了樓,收拾了行禮二話不說的就決然走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樣的家,她一秒都不想再多呆了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殊不知她剛走,警察以及慕家的人就一同來到了顧家,警察把昨晚的車交代了下,慕家的人更是感謝了一下顧小姐對于慕總的援手之恩,特意來歸還手鏈,順便,想要求娶顧家小姐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振海這才知道自己冤枉顧小陌了,剛想給顧小陌打電話,就被顧蘭心攔住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蘭心抿唇一笑,對慕家來人道,“那是我的手鏈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父震驚的看著顧蘭心,顧蘭心卻鎮定的道:“昨晚不管是誰都不會見死不救的,至于求娶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是的,顧小姐,慕總說了,既然占了顧小姐您的清白,就該給您一紙婚約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那既然這樣,我也愿意嫁給他……”顧蘭心一臉嬌羞的垂下頭來,遮住了眼底的狂喜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慕家??!那個京都人人趨之若鶩的慕氏集團的慕總慕北屹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有多少人希望能嫁給他?連她也不例外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呵呵,那顧小陌絕對不知道自己錯過了怎樣的一場富貴!不過沒關系,她會替顧小陌好好享用的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而此時顧小陌根本不知道顧蘭心玩的這一出李代桃僵的把戲,時間匆促而過,一個月后,顧小陌終于迎來了開學季,只是辦理入校需要一份體檢資料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這去醫院一查,就震驚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妊娠五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四年后——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小蘑菇,這單子就交給你了啊,慕北屹的婚禮耶,未來的慕夫人要是能穿著你設計的婚紗結婚,那你的設計肯定會成為全京都最矚目的存在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好啦好啦,我知道了,我會努力噠!”顧小陌在電話這頭揮了揮拳頭,“你把地址發給我啊,我現在就打車過去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掛斷電話,顧小陌揚起一抹笑容,拿下這個單子她可以獲得六位數的酬勞,就可以讓小囡囡上京都最好的幼兒園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抱著她連夜趕出來的幾款設計,顧小陌按照閨蜜陸暖發來的地址打車直接來到了慕氏私宅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環繞看了一圈,暗道:有錢人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當她隨著傭人走進的時候,一眼便看見未來的慕夫人正站在水池邊似乎在喂魚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瞇了瞇眼睛,這未來慕夫人的背影,好熟悉吶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眼前人聞聲轉身,四目相對的瞬間,兩人都驚愕的看著對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顧小陌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顧紅娟!”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亚洲一本到无码av中文字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