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/address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fnzvt"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fnzvt"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progress id="fnzvt"></progress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meter id="fnzvt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個性網名 >

            薄荷奶糖1v2h四個人 清歡渡(限) 緋夜天

             宋青葵睜開眼睛的時候,入目是一片白色,消毒水刺鼻的氣味縈繞在整個房間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旁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見她醒了,用一種極為同情的語調開口道:“你的左手手指被暴力折斷了,所幸沒有碎裂,調養幾月就會恢復了,只是以后陰天下雨可能就要受苦了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眼眸看向自己被紗布包裹得左手,眨了眨眼,示意自己知道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醫生嘆了口氣,繼續道:“身上其他的傷看著嚇人,但也好在并沒有傷到內臟,只是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頓了頓,雙眸的視線移到了宋青葵的肚子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孩子,沒有保住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怔愣了一下,“孩子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的嗓音嘶啞,如同砂紙磨過桌面,仿佛喉嚨里還帶著血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醫生已經見慣了生離死別,但是卻依舊被宋青葵那雙悲愴的眼眸給驚到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憂傷,絕望,最后卻在唇角勾勒出一絲微笑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原來是孩子啊。”宋青葵艱難的抬起手撫摸著自己的肚子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原來被人踢到肚腹時,那撕心裂肺的痛感,還有鮮血汩汩滲出的鐵銹味,是一個小生命在跟她做最后的告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醫生安慰道:“你還年輕,只要好好調理,以后還會有的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叮囑完一些注意事項后便從病房離開,房間內又安靜了下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陰冷的風從窗戶縫隙里緩緩灌入,撩起紗簾輕輕擺動,些許陽光透了進來,照在宋青葵蒼白的臉上,羸弱,病態的美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摸著自己的肚子,一下又一下,溫柔又緩慢,這寂靜的空間似將這溫柔的絕望緩緩拉長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半晌后,她忽然哽咽出聲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顧西冽,我們有孩子了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的眼淚抑制不住的從眼角滑落,喃喃自語,“對不起,對不起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病房門再次被打開,香水味兒隨著高跟鞋尖銳的踩踏聲飄了進來,戴著墨鏡拿著愛馬仕手包的女人走了進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名義上的養母,顧家的當家主母——汪詩曼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瞬間將悲傷的情緒收斂,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汪姨,有什么事兒嗎?”她問道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汪詩曼離她的病床有三步遠,抹著玫紅色唇彩的嘴仿佛淬著毒液,吐出的話語涼得讓人心驚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我是來告訴你一聲,顧西冽馬上就要和林家千金一起去美國了,這段期間請你不要打擾他們了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微微側頭看著汪詩曼,聲音喑啞,淡聲道:“汪姨,顧西冽沒告訴您嗎?我和他早就已經分手了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汪詩曼下巴微抬,“最好是這樣。宋青葵,我們家養你這么多年,并不是讓你費盡心機爬床的,尤其是顧西冽的床。他是顧家悉心培養的繼承人,以后的伴侶必定也是世家名媛,你不要因為你顧叔叔疼你,就忘了分寸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沉默不語,眼睛定定的看著天花板,天花板上的吊扇慢慢悠悠的轉動,竟然讓她的眼睛都看得有些泛酸,想流淚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汪詩曼看她不回話,也覺有些沒趣。她看著病床上渾身纏滿繃帶的少女,忽然就有了一些同情心,語重心長道:“這次,謝謝你救了我們家阿冽,希望你做人也跟做事一樣,要拎得清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閉上眼,輕聲道:“我知道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知道的,她一直都知道,她不過是寄人籬下的孤女,而顧西冽,便是那顆穹頂之上最耀眼的星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人說,世上什么最難得?徒手摘星愛不得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可是她既想要摘那顆星,又想要那顆星星的愛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你說貪不貪?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貪婪的下場,就是這般如此凄慘,重傷住院,孩子也沒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和他的第一個孩子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那孩子若是能生下來,定是有星辰眼眸,像他一樣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可惜,沒福氣。
            宋青葵出院后,便回長安街的公寓里收拾東西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長安街離C大不遠,當初為了她上課方便,顧西冽便買下了這里的公寓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兩層,打通了事,陽光寬闊,溫暖的小窩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說,這是她考上C大的禮物。她低頭笑他,壞家伙,明明就是為了滿足他私欲,把她叼回窩里好天天享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,笑而不語,然后——身體力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已經入了夜,宋青葵進了公寓的大門,開了燈。入眼滿目,仿佛都是他們曾經在一起胡天胡地繾綣交纏的場景,書柜邊,廚房里,客廳柔軟的沙發,印花繁復的波斯地毯上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閉了閉眼,快速的開始收起自己的東西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上了二樓,走進了自己的臥室,一擰開門把手,一股強大的力量猛地將她給拉了進去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脊背撞上墻壁的同時,門也被’砰’的一聲關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隨后,滿是掠奪性的強吻向她壓了過來,不容反抗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雙手被鉗制住,下巴也被人掐著被迫高抬。如同暴風雨裹挾著雷霆怒氣,侵襲而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呼吸灼熱的交纏,熟悉的溫度,熟悉的觸感,讓宋青葵在那一瞬間,脊背發涼,頭皮發麻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顧……西冽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想怒吼,想讓他停止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是在開口的一剎那,卻給了他更多肆意蹂躪的機會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月光從窗外傾灑了進來,將那冷硬的男人一覽無余,鳳眸陰鷙,帶著讓人膽寒的掠奪氣勢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唇稍分,他的手依然掐著她的下巴,手腕上那塊低調奢華的男士手表在月光下折射出妖冶的光芒,映在他的眼眸里,更顯了幾分涼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宋青葵,打你電話不接,去你學校沒人?我好歹也是你第一個男人,用得著這么躲著我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垂下眼眸,沉默以對,唇上點點刺痛昭示著眼前這個男人有多大的怒意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的手指摩挲著她的唇,狹長的鳳眸微微瞇起,一字一頓道:“宋青葵,我就想要個答案,為什么要跟我分手?我要聽真話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的聲音雖冷,可是眼眸里那張狂的氣勢卻漸漸弱了下來,點點祈求,隱隱哀鳴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彼此呼吸可聞的距離,宋青葵的話語卻顯得更冷,更毒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顧西冽,讓我再說一百遍我也是這個答案,我不愛你了,不愛你了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你撒謊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我為什么要撒謊?騙你對我來說有什么好處?顧西冽,從始至終我都沒有愛過你,那不過是一種錯覺,一個正處于青春期的少女,感性的錯覺。我以為你那天在雨里跪了一天一夜,求了我那么久,就應該知道這個事實了,怎么?現在又來問,是不死心嗎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十八歲的宋青葵,冷靜而又心狠,能將平實的語言化為最毒的利劍,將愛人傷得粉身碎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從喉頭里溢出這句話,掐著她下巴的手越來越使勁,眼眸漸紅,暴戾兇光閃現,仿若恨不能將她拆吞入腹,才能平息心頭怒火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很好,宋青葵,你徹底惹毛了我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將她手腕一拽,扔到了床上,一把將她面朝下按在了床榻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長腿一屈,他跪坐于一旁,腰間皮帶卡扣輕響,隨后’唰’的一聲,猛然抽了出來,帶出了他的襯衫衣擺,隱隱腰線,肌理分明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顧西冽,你干什么?放開我。”宋青葵心里隱隱覺得不妙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怎么就忘了,承襲了顧家的虎狼教導,從來都是凌駕于他人之上,人稱‘顧閻王’的東城太子黨魁首,什么時候能容得他人踐踏他的自尊了。
              他可是連人醉酒罵他一句,就得剁了那人手指讓人醒酒的——顧閻王啊。
              純黑的皮帶緊緊纏縛住宋青葵的雙手,她的臉龐被迫陷入到了柔軟的枕頭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就這么跪坐在一側,手一伸,就強勢的扒下她的褲子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纖長雙腿,白皙,柔嫩,如同牛奶浸潤的肌膚,燒紅了顧西冽的眼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拼命掙扎,“顧西冽,我們已經分手了,你滾開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死死摁住她的腰和腿,嗤笑一聲,嗓音低沉,隱隱惡劣,“你以為我想干什么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俯身,俯在她的耳旁,輕聲道:“雖然我很想讓你下不了床,最好是剝光你的衣服,弄個鐵鏈子把你鎖在這里,讓你日日夜夜都只能看到我一個人,看你這張小嘴還敢不敢說什么錯不錯覺這樣的胡話,但是……今天不適合做這樣的事情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咬了宋青葵的耳垂一下,精致小巧的耳朵一圈兒頓時有了氤紅色澤,白嫩暈開的紅,誘人無比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的眸色越發深沉了,他渾身肌肉繃得死緊,克制住自己想要將身下人徹底凌虐的沖動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只聽得耳旁一陣窸窣聲響,心里的不安越來越大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純白色的枕巾塞在了宋青葵的嘴里,堵住了她嗚咽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咬著,免得待會兒痛了,傷到了舌頭。”顧西冽的手掌撫摸了一下她的頭頂發絲,溫柔無比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下一瞬,宋青葵的瞳孔驟然緊縮,劇痛自后腰處襲來,她的身體驟然繃成了一根弦,痙攣的近乎折斷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,竟然在她的后腰上——刺青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剎那間,冷汗溢出額頭,也溢出在了細膩的肌膚上,那發著抖的身軀上,暈染出痛意的粉紅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眼眶微紅,也不知是痛了,還是委屈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手上的動作毫不留情,眉峰上都聚攏著冷酷,身下這痛得顫抖的身軀也無法讓他停手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可是,他的聲音卻又那么的溫柔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青葵,我要把你刻上我的印記,就算你說你不愛我,那我也要你記住我,你的心若是會遺忘,那就用你的身體記住我吧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聽聽,多變態。顧閻王的話還沒說完,更變態的還在下一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我不能時時刻刻再看著你了,那么就由這個印記來替我看著你,要是你和其他男人有了什么瓜葛,嘖,到時候衣服一脫,人家問你這后腰上刺得是什么字,你恐怕得好好解釋一番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眼眸微微瞇,“哦,最好你跟人說,這是我第一個男人的名字,他最喜歡親我的后腰,因為這里的肌膚最嫩最敏感,輕輕咬上一口,我渾身都會泛紅,都會顫抖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宋青葵閉著眼,恨不能堵上自己的耳朵,那羞燥都近乎掩蓋住了疼痛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片刻后,顧西冽終于停手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冗長的’酷刑’也終于結束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那美麗的后腰上,接近尾椎骨的地方,被刻上了一個’冽’字,小篆字體,朱紅顏色。那小篆模樣,遠遠看去,如同一個神秘的圖騰,侵占著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薄唇輕勾,眸色深沉,微低頭,親吻著那個小篆字體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喃喃細語,“宋青葵,都是你逼我的,我恨你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就這么輕輕淡淡的一句話,卻讓宋青葵忍了許久的眼淚,簌簌滾落出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好痛,刺青那一處痛,被皮帶綁縛的手腕痛,心底更痛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心底在嗚咽,不要,你不要恨我。顧西冽,我親愛的阿冽,就這樣忘記我,不愛我,好不好?可是不要恨我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我們,才有了一個孩子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看在那個孩子的份上,你不要恨我好不好?我好想跟你分享關于那個孩子的事情,也好想告訴你,我沒有想和你分手,可是我……不能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心臟如同被撕開,鮮血汩汩,那痛意讓她再也支持不住,昏厥了過去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見她滿臉淚痕的昏了過去,這才小心翼翼的解開綁縛著她手的皮帶,給她蓋好被子,招了人來給看看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林詩童提著急救箱進屋的時候,嘴里還在抱怨,“你搞錯沒有,待會兒你就要和我一起出發去美國,這個點兒還讓我來給人看病,還是你的小情兒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睨了她一眼,“注意你的言辭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林詩童不怕他,一邊給宋青葵把著脈,一邊翻著白眼,“我們家老頭兒跟我說了,我以后可是你的未婚妻,我要注意什么言辭,嘖,你這小情兒真慘啊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閉嘴,就你話多。”顧西冽打斷了她的話,徑自出了房門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這一打斷,將林詩童的話也堵回了嘴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林詩童本來想說,你這小情兒才流了產就被你這么折騰,也是造孽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可是這話,沒說出口。以至于多年后,顧西冽想起這樁事,就如鯁在喉,恨不能將自己剁了完事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林詩童瞧著他的背影,撇撇嘴,聳了聳肩,開始處理那處刺青,留下了消炎藥和便條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公寓大門被關上,兩人坐上車,一路直奔機場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車里,林詩童本來還想調侃顧西冽兩句,可是一側頭,卻愣住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顧西冽看著車窗外,神態依舊冷冽,可是眼角卻緩緩有淚水滑落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仿佛悲哀絕望,無路可走的人,他沒有了最后的救贖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流著淚,含在唇齒劍的話語只有三個字,“我恨她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我恨她,恨死了,可是再恨,我都要留下紙條叮囑她乖乖吃消炎藥,不然刺青也會感染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我怎么這么沒出息??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我恨她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當晚去往美國的飛機,在宋青葵的睡夢中,起飛了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帶著顧西冽的恨意,和數年不相見的陌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寒來暑往,宅子里的青草春榮秋枯,這一晃眼,已是六年后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六年,東城依舊是那個東城,只是缺了一個顧閻王。東城顧閻王不在,西城的太子黨卻依舊活躍,據說西城那一窩的妖孽貨色的頭頭就是段家的,名叫清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段清和近幾年都不胡亂混了,為什么?因為他有了個心尖肉,心尖肉叫宋青葵。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亚洲一本到无码av中文字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