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/address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fnzvt"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fnzvt"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progress id="fnzvt"></progress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meter id="fnzvt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男生網名 >

            整篇都是車的文章 嫩芽(1v1)南安在線閱讀

            流月一聽,有戲,忙故作老成的轉身,仔細的打量了妖孽一眼,沉重的嘆了口氣,有些欲言又止的摸了摸下巴,“遇到你是我們有緣,我才多嘴兩句,不過天機不可泄露,現在你面泛黑光,災劫難免。如果你信我,我便冒天下之大不韙助你化解,你只需要慷慨解囊,我代你供奉好佛祖,我便能助你渡過這次劫難。如果你不信,不解災的話,三天之內必定在劫難逃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妖孽這時已經十分緊張的看著流月,眼里隱隱浮現擔憂的神色,“你的意思是,我只要花錢消災,通過你替我供奉好佛祖,就能化解這次劫難,那需要多少銀子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妖孽說完,眼底卻閃過一抹乖戾,他要供奉佛祖,大可以去寺廟,需要找她么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流月一本正經,一臉莊重的說:“多少是你的心意,給得多,我化解得也快,放心,有我出馬,定能化解你的血光之災,以后什么兇神惡煞都不敢靠近你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妖孽想了想,趕緊點頭,從手里抽出五張銀票,“請問五百兩夠嗎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流月沒想到這妖孽那么容易就上當,而且出手如此大方,她不動聲色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從他手中抽出一張銀票:“一百兩就夠了,多了我也無福消受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干的可是騙人的勾當,只要一百兩解決眼下的燃眉之急就行,多了她也不好意思要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同時她在心里承諾,這一百兩算她借的,日后她有了錢,一定雙倍還他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接著,流月猛地咬破手指,把指尖的血往妖孽頭頂上一點,然后對著妖孽開始念六字真言:“唵嘛呢叭咪吽,Hello, Im LiuYu,Whatsyourname,Thankyoufyourmoney,Seeyouaround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妖孽聽不懂流月在念什么,以為她在念奇怪的咒語,他漂亮的鳳眸不動聲色的微瞇了瞇,嘴角勾起一縷戲謔的哂笑,這女人可真狠,說咬手指就咬,是個狠角色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流月隨便念了一大串英語之后,一本正經的對妖孽點頭:“我已經成功幫你化解災難,你現在又很平安健康了,公子我先行一步,有緣再會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時候不溜何時溜,難不成等這妖孽醒悟過來,那時候就溜不掉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流月很快就溜之大吉,根本沒看到妖孽眼底淺淺的玩味狡黠,和對她的饒有興味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穿過一條小巷子后,流月就和等在一旁的玉清匯合,她把一百兩銀票扔給她,“去買只燒雞,然后去藥店買點金瘡藥和紗布,再買點兒瀉藥和一些其他藥材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看到這一百兩,玉清驚訝得瞪大眼睛:“小姐你也太神了,你在哪里得的銀票,會不會是……偷的,老夫人教導過我們,不是我們的不能要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你小姐像是那種偷雞摸狗的人嗎?是人家心甘情愿給我的,你趕緊去買來。”偷雞摸狗沒有,坑蒙拐騙倒是有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玉清懷著一身的疑惑,很快買齊了這些東西,流月把剩的銀子揣在懷里,便和玉清找了個僻靜的小巷吃起燒雞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玉清可有幾年沒吃這燒雞了,今天托流月的福,又吃上了,她吃得滿口流油,齒頰留香,囫圇吞棗,“這燒雞太好吃了,果然是趙四的手藝,再來一只奴婢都吃得下,只是小姐,你為什么要奴婢買瀉藥?那藥房老板懷疑的看著奴婢,奴婢趕緊說奴婢最近便秘,他才賣給奴婢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流月優雅的扯了塊雞肉放進嘴里,吃得慢條斯理,目光直直的盯著天邊的霞光,“你不用管,咱們等會剩一只雞腿,你把它藏好了,千萬別讓任何人發現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玉清一臉懵懂的點頭,現在的小姐變得太有主意,也太能干了,居然像變戲法一般變出一百兩銀票,小姐說得對,她必須護好這只雞腿,千萬別讓王婆那野婆子搶走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很快流月和玉清就吃得飽飽的,這才往回家的路上走,她們根本不知道背后有一雙妖冶的眼睛正盯著她們,那視線直跟蹤到了大將軍府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很快她們就走到大將軍府,一到門口,遠遠的,流月就看到幾個衣著華麗的公子小姐站在那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玉清一看,有些緊張的拽了拽流月的手,“小姐,大少爺和五小姐居然等在那里,他們是不是刻意在等你,又想找你的麻煩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你別怕,有我在。”流月拍了拍玉清的手以示安撫,雙眼攸地睜大,冷靜犀利的望著前方,面無表情、雙眼冰涼的迎了上去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一看到流月主仆回府,五小姐上官秋月臉上浮現起一抹濃濃的嘲笑:“喲,我們失身的大小姐終于舍得回府了,還知道這是你家呀?怎么不死在外頭,還知道回來,莫不是那野男人不要你了,又回來找父親當靠山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官秋月是上官雨晴的三妹,她們兩姐妹外加大少爺上官狄,三兄妹都是繼室蘇映雪所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們從來就沒少欺負流月,流月一看到她們,眼里就迸射出極深的恨意,繼室的孩子欺負原配的孩子太常見,流月從小受的侮辱打罵是家常便飯,以前她一看到她們就嚇得不敢回家,如今她倨傲的揚起頭顱,冷冷的迎上了她們侮辱諷刺的目光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對比了一下她和上官秋月她們的衣服,上官秋月身穿綾羅綢緞,頭戴貴重的首飾,恨不得把所有首飾堆在頭頂,打扮得像個驕傲的花孔雀,而她則是粗布寒衣,面容清湯寡水,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她們的丫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不,在大夫人的克扣下,她的吃穿用度比府里的丫鬟還不如,就像個在外頭要飯的粗鄙丫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官云忙于領兵打仗,很少看到她,也從沒來小院看過她,就算看到,他也不會怪大夫人克扣她的飲食,只會怪她又臟又丑,丟了他大將軍的面子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真是個涼薄而無情的爹,古語果然說得對,有后娘就有后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見流月不說話,而且敢用冰冷的目光瞪自己,一向驕橫的上官秋月哪里受得了,她當即盛怒的瞪向她,刻薄的呵斥道:“喂,小廢物,本小姐和你說話你耳朵聾了?你沒長眼睛是不是,沒看到本小姐和大少爺站在這里,還不快過來給我們行禮。”
            流月冷冷的上前,唇角勾起抹蝕骨的冷意:“我是將軍府的嫡出大小姐,未來的太子妃,憑什么要我給你們行禮?難道你們連太子殿下也不放在眼里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居然敢拿太子來壓她,上官秋月嘴角扯出一絲諷刺,鄙夷的瞧向流月,“廢物,誰給你的膽子,敢拿太子殿下壓人,太子要是看得上你,早就上門提親了。如今你與人私通,被破了身,我看你的死期很快就要到了,還敢在我面前囂張,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這一輩子都沒見過上官流月像個人,上官流月哪次見了她們不是嚇得尿褲子,今天這是怎么了,被破了身膽子反而變大了么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時,站在她身側的上官狄滿眼陰鷙的瞪向流月,冷哼一聲:“三妹,當然是那奸夫給她的勇氣,我聽二妹說那奸夫滿臉麻子,還是個下賤的腳夫,嘖嘖,膽小鬼的口味真重,連麻子都要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聽到上官狄開口一個奸夫,閉口一個奸夫,流月眼里突然聚起濃濃的寒光,她滿目憤怒的瞪著他們,“你們給我說話注意點,上官狄,注意你的用詞,污蔑長姐,你就不怕傳出去人家說你們目無尊長,蛇蝎心腸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官狄哪里怕流月的威脅,他過分的大笑一聲,滿眼的奚落,像看螻蟻一樣看向流月,“叫花子也敢威脅人了,嘖嘖,長進了,本少爺也是你敢威脅的?你算什么長姐,你給我們兄妹提鞋都不配,你這個有娘生沒娘養的東西,你娘是個短命鬼,你也是個小禍害,你和你娘一樣都是愛勾引男人的賤貨,殘花敗柳!你娘當初與野男人偷情,自知愧對父親投井而亡,今天你又與麻子私通,嘖嘖,簡直是有其母必有其女,你們娘倆是一樣的騷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官狄話還沒說完,流月突然一步竄上前,掄起巴掌朝他的臉狠狠的打了過去,她打得極狠,巴掌聲響砌大地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打完之后,她還不解氣,直接在地上撿了塊沾滿泥巴的石頭狠狠的塞進上官狄嘴里,那石頭往上官狄嘴里一塞,塞得上官狄一嘴的泥灰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官狄何時受過這種氣,他憤恨的吐掉嘴里的石頭,呸呸呸的開始吐泥灰,然后捂著發紅的臉怒瞪著流月,眼睛像毒蛇一樣陰鷙,“好你個小賤人,居然敢打本少爺,本少爺這就打死你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說完他就飛起一腳朝流月踹過去,流月早知道他會對自己動手,所以在他出腳之前她已經猛地把上官秋月扯到自己面前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上官狄那一腳踹過來之際,她迅速閃開,上官狄那一腳狠狠的踹到了上官秋月身上,把上官秋月狠狠的踹飛到地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下,上官秋月哇哇的大哭起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官狄見沒踹中流月,而踹中了自己萬分心疼的妹妹,彼此更恨流月,同時又擔心妹妹會受傷,趕緊上前去攙上官秋月,“三妹,你沒事吧?哪里痛,快告訴我,我叫母親給你看看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官秋月難受的捂著肚子,上官狄這一腳踹得可不輕,他是照著毀掉流月的力氣踹的,誰知道踹中了他妹妹,他既后悔又心急,上官秋月則是一邊嗚咽一邊發脾氣:“大哥,你踹得我好痛,差點踹死我了,都是這個小賤人把我拉出去抵擋,要不被踹的就是她了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流月冷冷的挑了挑眉,上官秋月還能那么兇惡的罵人,說明人沒事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好,三妹你消消氣,你先在邊上等一會兒,等大哥替你報仇。”上官狄說完,怒向膽邊生的站起身,穩穩的捏了捏拳頭,把手指捏得咔咔作響,憤恨的瞪向流月,“小賤人,本少爺教訓人,你居然敢躲,還敢拿我三妹抵擋,本少爺今天就打斷你的腿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就在他要對流月動手之際,突然,他捂著腰“哎喲”的大叫了一聲,然后驚恐的看向四周,“誰,誰在暗中偷襲本少爺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流月和玉清都覺得奇怪,她們沒看到有人打上官狄啊,上官狄在亂嚷什么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時,只聽“砰”的一聲,有顆小小的石子直打向上官狄的頭,他頭上立即起了個大包,氣得他在原地直打轉,“到底是哪個龜孫子敢在暗處偷襲我,龜孫,有種出來和本少爺比試,別在暗中搞見不得人的勾當,哎喲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正罵著,他突然痛苦的捂著嘴巴,原來他罵人的嘴巴被一顆石子打中,竟然破皮出血,那滿嘴的鮮血看著滲人,嚇得他再也不敢罵人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看來那暗處的人是武功高手,上官狄也不過十七歲的少年,哪里是人家的對手,他的嘴巴被打中,想罵人也罵不出,生怕再被打,他只得暫時閉口不言,不過他的眼神卻是歹毒至極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他心底在思考,怪不得上官流月膽子那么大,敢和他們爭執,原來找到了靠山,還把靠山帶回家門口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他想,就憑上官流月那廢物的模樣,能找到什么樣的靠山?不過一些江湖人士而已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他上官家有的是護衛和兵力,等他帶護衛揪出那個男人,一定會讓那個男人生不如死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流月也冷冷的朝四處看了看,她不會武功,沒有內力,自然不知道附近藏了人,不知道是誰居然跑出來幫她,她們此時正站在將軍府大門口,那藏人的地方可多了,她也不知道他在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不過,能讓上官狄吃癟,嘴巴被打出血,也算出了一口惡氣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謝了,神秘人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遠處一個衣著得體的老婦人走了過來,流月記得她,她是祖母老夫人的貼身侍女,名叫張媽媽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是個一向穩重的人,也從來沒有欺負過她,看到她急沖沖的走過來,流月心底松了一口氣。
            看到上官狄一臉慘樣,地上的上官秋月一臉窩囊的樣子,張媽媽是滿眼的疑惑,“大少爺,五小姐,大小姐,你們在干什么呢?老爺和老夫人都等了很久,你們怎么還不帶大小姐去見老爺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官秋月一聽,一個打滾就從地上爬了起來,憤恨的指向流月,“對,父親和祖母在等著你呢,他們已經知道你在外面干的丑事,一定會狠狠治你的罪,你快跟我們去見父親。”
            在張媽媽面前,上官秋月倒不敢放肆,畢竟她是老夫人的親信,老夫人可是府里地位最尊貴的人,不僅母親見了她得尊敬,就是父親也極為孝順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夫人的娘家都有人在朝中為官,她從來就是身份高貴的小姐,如今做了祖母,雖然地位尊貴,但很少管內院的事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如今她親自要見上官流月,想必是為了治她的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想到這里,上官秋月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,等著吧上官流月,很快你就會有好果子吃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流月一點也不害怕即將來的風暴,她無視的掃了上官秋月一眼,上前朝張媽媽禮貌的行了個禮,“請張媽媽帶路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流月的聲音細而平緩,平靜的聲音中透著不容置喙的威儀,聽得張媽媽轉了轉眼珠,這大小姐果真如二小姐說的那樣,變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不過,是變好了,她倒是喜歡這個不卑不亢,有禮有節的大小姐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大小姐以前十分懦弱,如今也不像五小姐那樣驕縱自大,很尊重她這個下人,她雖是老夫人身邊的人,但也是萬萬不敢和嫡女比的,也只是個下人而已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如今卻被大小姐如此尊重,她心里頓時浮現一股暖流,也對大小姐刮目相看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其實流月覺得張媽媽出現得很及時,她知道上官秋月擅長制毒解毒,上官狄武功也不俗,如果再和她們斗下去,她鐵定會吃虧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就算暗中有人相助,她也不敢再與他們正面對上,畢竟那暗中的人保得了她一時,保不了她一世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所以在強大的敵人面前,她必須先隱忍,吃點小虧也不要在意,總有一天她會全討回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可要不是她們欺人太甚,辱罵她娘親,她也不會對上官狄動手,是可忍熟不可忍,她這個做女兒的自然要維護娘親的體面,遇到這種侮辱,她想沒一個人能忍得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娘親在她八歲時就跳井自殺了,那時候蘇映雪還是姨娘,沒有當繼室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傳言都說,是因為娘親在外面勾引了男人,她不是父親的親生女兒,所以父親打了娘親,還冷落娘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娘親被人安上與人偷情的罪名,整日活在痛苦和鄙夷之中,所以受不了才自殺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可她不相信外頭的傳言,因為從小娘親就告訴她,要珍惜生命,愛惜自己,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堅強,都不能放棄生命,她一定會護她一輩子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樣一個惜命的母親怎么會自殺呢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又從外頭聽到另一個傳言,有人說娘親根本不是跳井自殺,而是被人害死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那人親眼看到娘親像被控制住的木偶一樣,一步一步的走向古井,她臉上沒有半點血色,像個僵尸,然后奇怪的一笑,悄無生息的跳了下去,那人說娘親的心智完全受了蠱惑,她做的動作完全是身不由已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那人還說這種蠱術叫“攝魂術”,這是苗疆人特有的蠱術,下蠱之人把蠱蟲下到別人身上,就能控制住別人的心神,讓別人做什么別人就會做什么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所以她的娘親并不是跳井自殺,而是被人害死的。只是誰也不知道傳這話的“那人”是誰,她就像個謎,誰都找不到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這府上有這能耐的人,除了大夫人一房還有誰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想也不用想,流月就知道是誰害死的娘親,以前最恨娘親、最想奪她主母之位的就是蘇映雪,蘇映雪仗著自己是臣相之女,還為上官云生了一兒兩女,是不甘心做妾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原本當初她肯嫁入將軍府,也是父親對她許了承諾,會扶她當正室才嫁進來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當初上官云只是一個總兵頭子時,先是對生為孤女的娘親一見鐘情,他覺得娘親沒有父母,身世可憐,無人保護,又長得極美,所以堅決把她娶回家保護起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等娘親一懷孕,男人的花花腸子立馬顯現,那時候他已經官拜大將軍,年紀輕輕就那么優秀,威風凜凜,霸道冷酷,就算他已成親,全城的少女哪個不喜歡他,哪個不想嫁給他,哪怕是做妾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母親懷孕后,他有一天在別人的宴會上遇見了嬌羞的蘇映雪,頓時對出身高貴的蘇映雪有了興趣,他已經受夠了無人庇佑的娘親,受夠了娶一個對上官家毫無助益的女人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年輕時不懂事,總以為娶妻只要喜歡就好,后面才發現,必須門當戶對,妻子的娘家厲害,他活得才輕松,在朝中有左膀右臂,對他的前程大有幫助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所以他看中了出身高貴的蘇映雪,承諾娶她進門,再找個由頭休掉娘親,或者隨便打發掉,總之要想一切辦法給蘇映雪正妻之位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兩人孤男寡女一相處,頓時打得熱火朝天,很快父親就娶了她進門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可蘇映雪嫁進來六、七年都沒能扶正,流月的娘一直占著那嫡妻的位置,她謹守婦道、不爭不搶,上官云抓不到她的把柄,沒有理由休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官云再狠心,也不會殺自己的妻子,但蘇映雪憤恨、嫉妒,日日詛咒娘親死掉,還在外面散播母親與人偷情的謠言,這謠言讓上官云信以為真,終于抓到娘親的把柄,也擊垮了娘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最后她得逞,娘親跳井自殺,她終于坐上了上官家的嫡妻之位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一想到這些,流月心里就恨,她恨不得也讓蘇映雪嘗嘗中攝魂術的痛苦,恨不得她也是這樣的死法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些只是擺在明面上的事實,流月清楚的知道這不是全部的真相,真正的真相一直讓她耿耿于懷,那就是娘親在跳井之前,才為上官云生了個兒子,也就是她的弟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那個弟弟一出生就失蹤了,不知道被抱去了哪里,流月曾經追問過下人們,她們全都不承認,否認這件事,否認這個弟弟的存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明明親眼看到娘親懷孕,肚子慢慢隆起,她看到娘親呆若木雞的神情,和咬牙切齒的不甘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娘親曾笑著說,父親之所以看不起她,是因為她作為嫡妻,竟然沒有給他誕下嫡子,她本來不在意這種事,只想和流月母女倆相依為命,誰知老天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整她,竟然讓她在對上官云心灰意冷的時候懷孕。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亚洲一本到无码av中文字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