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/address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fnzvt"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fnzvt"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progress id="fnzvt"></progress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zvt"><listing id="fnzvt"><meter id="fnzvt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男生網名 >

           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交換溫柔

            李姨的話讓林晚愣了好一會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陸子池...早上在家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是??!太太你不知道嗎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搖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李姨圓圓的眼珠轉了轉,一反平日里的少言寡語,噼里啪啦說起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早上我剛看到陸總的時候也嚇了一跳...都好幾天都沒見他了!他說要喝綠豆粥,我想著你也愛喝就煮了一鍋,結果他就喝了那么一點...對了太太,你要不要喝點再出門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李姨突然停下來問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搖搖頭,“不了,留著我晚上喝吧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腦子里卻不由自主回蕩著剛剛李姨的話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好的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李姨沒糾結這個問題,接著剛剛的話題說道,“陸總一碗粥喝了好久,碗見底了還坐了好一會才起身。吩咐我不用叫醒你,等你醒了再準備點午飯....哦,對!走之前跟我說,以后不要再提前走,一定要等你回家,確定你吃過晚飯再走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怔怔地看著李姨,似乎根本沒察覺到李姨的話都說完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李姨只好自己總結道,“陸總看起來冷冷冰冰的,其實還是很關心你呢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回林晚終于回神了,苦笑了一下,不知道如何接這句話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昨晚的夢境又浮現在腦海里,林晚有些焦躁的想,陸子池如此反常的反應,該不會...昨晚那根本不是夢吧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......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家這一兩年賺了錢才搬到現在住的小區,搬來之后林晚沒來過幾次,繞了兩圈才找到樓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敲了好一會的門,林蕊才來給她開的門,腳上拖著雙人字拖,照舊沒什么好臉色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還好林晚從小看到大,也沒什么感覺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把手里的禮物遞給她,說了句生日快樂,好脾氣地問,“今天不上課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蕊不耐煩地“嗯”了一聲,飛快接過禮物袋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和林晚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比起來,她對禮物的興趣還更濃一點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不過很快,她翻了個白眼,把拆了一半的禮物連盒帶東西一起扔到了沙發角落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因為看到了盒子上的商標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只是一條不算特別貴的連衣裙,連奢侈品的門都夠不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見她并不高興,把后面那句“要不要試試看”吞了回去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一直在廚房忙碌,好像都沒注意到她的到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放下包進去看了一眼,做的的確很豐盛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大部分都是林蕊和林松愛吃的東西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小晚你來了!快快快,來幫忙端一下這個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見到林晚的第一句話,就是讓她把做的差不多的菜都擺上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端著菜出來,看到林蕊正老神在在地靠著沙發背玩手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忍了一下,告訴自己就一頓飯的功夫,也不要再去計較這么多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怕林母照例又要問她為什么不叫陸子池一起來,她搶在林母開口閑聊之前先問了幾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林松人呢,不回來吃飯嗎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去公司去了,你弟現在每天忙的暈頭轉向的,公司的事情太多了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一邊把最后的湯擺在桌上,一邊和她嘆氣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你都不知道,現在生意有多難做!人一聽我們家名字是個小公司就不敢合作了,哎,現在做生意還是需要些靠山撐腰才行??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話里有話,林晚沒有接,只是沉默地擺弄著桌上的盤子。
            林晚的沉默讓林母有些不爽,但想到自己兒子,她還是忍下了脾氣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嘆了口氣,繼續訴苦道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小晚,你看你嫁進陸家做媳婦也已經一年多了,我們也沒有求過什么。但好歹這也是你的娘家,做生意哪有不多照顧點自己親戚的是不是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過了一會才道,“陸家的生意我什么都不知道,也輪不到我管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開了口,林母就笑起來,“不用你管,不用你管!你只要和子池稍微提一下,新規劃的那片城區,讓我們家林松也參與進去就行了!他還年輕,可以跟著他姐夫多學學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說得輕描淡寫,但林晚還是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陸子池之前提過,“她弟弟一直想做的那個項目”......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林松是不是去找過陸子池,說過這個事?”林晚皺著眉問道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???也不算正式提吧,前幾天他說去看看你們,就稍微聊到了一點......這不是,子池說還得看你這邊的意見嘛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陸子池會這么說,當然是把皮球丟回給她自己的意思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他知道林晚應該不會去找他要什么項目做。
            可林母和林松呢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從她踏進家門到現在,連水都沒喝上一口,就迫不及待想要她答應幫忙去陸子池那里要好處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總算知道為什么林松沒有在家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因為陸子池一句話,他們想要她幫忙辦事,但他又拉不下臉來求她,只好拜托給林母,自己跑到外面去等消息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看著滿桌子的菜,心里有些發涼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我以前就說過,我在陸家面前說不上什么話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頓時有些不高興,“你是他的妻子,怎么會說不上話?何況要聽你意見這句話還是他親口所說。小晚,你不會這么忘恩負義,自己飛黃騰達了就不管我們母子的死活吧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只是......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越說越難聽,林晚咬了一下嘴唇,決定干干脆脆斷掉林母他們攀上陸家的念想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我說的話他不會聽,以前不會聽,現在我們都準備要離婚了,他更不會聽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你說什么?離婚?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嚇了一跳,連一直窩在沙發上的林蕊都放下手機,抬頭詫異地看著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開了頭之后,她反倒說得輕松順暢多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對林母點點頭,道,“是?,F在還在商量,但簽字離婚是早晚的事。所以,媽,你還是讓林松好好做自己能做的生意,不要太好高騖遠,這世上沒有什么靠山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怔怔地看著她,過了好一會才像是理解了她話中的意思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極力保持笑容的臉,看上去有些扭曲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他想和你離婚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嗯,我也好好考慮過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你就準備輕易就同意離婚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輕易?也不算吧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只要他同意我的條件。”林晚回道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聽到這句話,眼睛里閃過一絲亮光,飛快地問道,“什么條件?他答應了嗎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搖搖頭,不愿意再繼續說下去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因為這段插曲,一頓飯吃得十分壓抑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一直在唉聲嘆氣,好像林晚離婚她比林晚還要情緒低落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蕊沒說幾句話,只是眼睛里的幸災樂禍掩都掩飾不住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吃完飯林母早就沒心情給她們切蛋糕了,林晚內心清楚這些都只是叫她回來的借口而已,也不甚在意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只是臨走之前,林母突然拉住她問道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小晚啊,你那個離婚條件,能不能把你弟弟這個項目加進去試試?”
            “他們那種有錢有勢的家庭,不會在意多這么個小小的條件的!你就當是幫幫你弟弟,能做上這個項目的話,他的公司就真的步入正軌了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一臉懇切,看上去就和世界上所有為自己孩子考慮的慈母沒什么區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聽著她的話卻像是在大冬天吃了一碗冰,凍得胸口生疼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雖然是繼母,也一起生活了十多年,她馬上要離婚,林母卻只關注怎樣才能最后一次撈到她想要的東西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媽......”她長長地喊了一聲,卻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么才好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而林母還在一臉期盼地看著她,等著她答應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堅定地搖搖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我不會跟陸子池提這種要求,你讓林松也不要背著我再去陸氏集團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為什么不可以?你看別的有錢人離婚,誰不是獅子大開口要把好處撈到最大!我們已經算是很合情合理了,只是讓他幫個小忙而已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還在試圖說服她,“你弟弟賺了錢不也有你的好處嗎?你跟陸家要多少的離婚費也有花光的一天,只要把你弟弟的生意做起來,以后他照顧你不是更穩妥嗎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還是重復那句回答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我不會和陸子池提這種要求的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母臉上的溫婉慈愛有一瞬間的皸裂,露出只在她面前會偶爾露出的猙獰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林晚,你怎么這么自私?你爹兩手一撒,把你這拖油瓶扔個我,要不是我心善養著你,你現在還不知道在哪里流浪,又怎么可能這么好命嫁進陸家?!你倒好,從出嫁到離婚,一分好處都不愿意給娘家人爭,我勞心勞力這么多年究竟為了什么,當時還不如直接找人把你抱走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以前見過林母的暴怒,也恐懼過,但好在現在的已經長大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沒有和她一樣歇斯底里,更沒有試圖反駁她的話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只是用力扯回一直被捏著的手,平靜地道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我先走了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趁著林母還沒有下一步的反應,快步離開了林家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雖然每一次來看林母,都像是在重溫未成年時候的她那些不怎么美好的記憶,但今天尤其讓人失望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真真切切感覺到,和陸子池離婚再搬出那棟別墅之后,她就將是一個沒有家和家人的人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......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從林家出來不到一個小時,林晚的電話就被林松打爆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她看到屏幕上亮起熟悉的名字,光憑想象都能猜到他會說些什么,所以她沒有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反而繞了大半個城市,來到一個低矮破舊的小區前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里的建筑和小道她都很熟悉,曾經她走過無數回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因為即將拆遷,大部分居民都已經搬走,比如林家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沒有了人氣之后,這些老舊的建筑顯得更加蕭條破敗,簡直讓林晚有些認不出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從考上大學搬出去之后,她其實也不怎么回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剛剛在林家的時候,她突然想起了早已經過世多年的父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而自己和父親唯一還有的聯系,就是這間他走之前非要掛在她名下的房子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雖然她直到今天,這里馬上就要被夷為平地了,也沒有真正擁有過它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林晚在那棟熟悉小樓前面站了好一會,最終還是沒有上去。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亚洲一本到无码av中文字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