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mwagq"><code id="mwagq"></code></nav>
  • <xmp id="mwagq"><menu id="mwagq"><tt id="mwagq"></tt></menu>
    <nav id="mwagq"><optgroup id="mwagq"></optgroup></nav>
    <nav id="mwagq"></nav>
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情侶網名 >

    (老衛和淑蓉的船上生活)老板,你覺得這個力

     陳叔也被驚了下,猶豫地看了薄梟霆一眼。

      薄梟霆瞬間知道來電是誰。

      他下頜崩得緊緊的,冷聲道:“接。”

      卻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!

      年年不敢接,直接把手機給了陳叔。

      陳叔硬著頭皮接起,那頭的顧寧惜已是劈頭蓋臉問過來,“顧經年!給你三秒鐘時間,立刻告訴我你在哪!”

      這聲音具有穿透力,薄梟霆聽得清清楚楚。

      是那個女人的聲音沒錯!

      他眸色微顫,面上卻古井無波。

      “寧惜小姐,是……是我。”

      陳叔戰戰兢兢的開了口。

      顧寧惜正在氣頭上,厲聲斥責道:“顧經年那小混蛋呢?為什么不敢接電話?陳叔,他不懂事瞎胡鬧就算了,怎么您也跟著胡鬧?一聲不吭就跑這么遠!不知道我會擔心嗎?你們現在在哪,立刻回酒店跟我匯和!“

      陳叔下意識看了眼年年。

      小家伙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,擺明了不想走。

      陳叔苦著臉,說了實話,“寧惜小姐,小少爺他……找到爸爸了,我們這會兒……在薄家!“

      顧寧惜,“……”

      很多想說的話語,猝然中斷。

      盡管她早就有了猜測,可在聽到真相時,腦海還是忍不住轟然一片。

      果然!

      年年是來找薄梟霆的!

      幾個月前,自己不小心說漏了薄梟霆的存在,小家伙就惦記上了!所以才會大老遠,偷跑回來!

      現在,薄梟霆已經知道了年年的存在……

      一想到這個,顧寧惜呼吸就有些困難。

      當年被驅逐出薄家時的狼狽,猶在眼前,雖已時過境遷,心境也轉為淡然,可內心卻是真切的不想再和薄家有任何瓜葛。

      顧寧惜重重吸了口氣,壓下內心的翻涌情緒,下了命令,“陳叔,立刻帶年年回來,這話我不想再說第二遍。”

      陳叔聽出她語氣里的不容置喙,知曉她和薄梟霆肯定有些恩怨糾葛。

      此次,帶著小少爺偷跑出來,的確不對,他遲疑了片刻,正想回答,結果,薄梟霆那充滿低沉冷漠的嗓音,卻搶先響起。

      “告訴她,想帶走年年,親自過來跟我談!”
      也是!

      他記恨自己的父母,記恨自己。

      即便這么多年過去,依舊覺得,她欠著薄家!

      可是,當年的她,也不過才七歲。

      沒了父母,被所有親戚嫌棄,拋棄,還被薄家訂上了殺人兇手的女兒的恥辱柱!

      從此,她成了孤兒,成了罪人,成了一個不該活著的人!

      五年前的無情驅逐,讓顧寧惜在鬼門關前,走了無數次。

      她覺得自己已經不欠薄家什么了!

      而薄梟霆現在要搶她的寶貝兒子,她斷然不能坐以待斃。

      顧寧惜眉目有些冷,起伏的心緒也迅速歸于平靜。

      她吩咐林修,“走吧。”

      親自去,就親自去,沒什么好懼的!

      兩人很快攔了輛車,前往帝景名苑。

      抵達的時候,是四十分鐘后。

      這地方,是薄梟霆的私人住所,鬧中取靜的建立在繁華的市區,寸土寸金,是富豪名流的聚集地。

      獨立院門,隱私性極佳。

      顧寧惜下車時,一眼就看到那雕著繁復精致的霸氣鏤空大鐵門,足足四五米高。

      里頭是寬敞的庭院,一口巨大噴泉,正噴著晶瑩剔透的水花,周圍的花草樹木,皆是園藝名匠精心打造。

      再往前,便是那豪華的宮廷式風格建筑。

      這里的每一幀,幾乎熟悉到刻進了骨子里。

      顧寧惜沉寂的血液,陡然靜止了,心臟像被一只大手攥緊,呼吸也微微凝滯了。

      她腦子里,克制不住的涌出五年前那一晚。

      雨夜、謾罵、狼狽、央求,還有……男人無情的背影。

      她心臟被被沖擊得烏七八糟,一時間僵在那,忘了去按門鈴。

      也是這時,一輛黑色賓利,突然緩緩開來,停在了她身側……

      來的,是蘇輕染!

      她一早過來,是想和薄梟霆一塊吃個早飯。

      遠遠過來時,瞧見博家門口,站著兩個人。

      其中一道,隱隱有些眼熟。

      她以為是客人,沒有深想,停了車,便搖下車窗,開口問道:“兩位是來找梟霆的嗎?”

      顧寧惜被這聲音喚回了神,扭頭看過去,目光和蘇輕染對了個正著。

      蘇輕染整個人都愣住了!

      她一眼就認出了顧寧惜,整個人跟見了鬼般,有些難以置信。

      “你是……顧寧惜?”

      她像是要確認一樣,問了句。

      問完,心中掠過難以名狀的慌亂。

      顧寧惜居然回來了!

      她不是失蹤了嗎?。?!

      當年她策劃那起車禍后,顧寧惜就徹底消失,一走五年,她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這個人,可以心安理得,得到想要的那個男人!

      可沒想到,她竟回來了!

      大清早,還站在薄家門口!

      薄梟霆已經知道她回來了么?

      蘇輕染滿腦的問題和震驚,情緒翻涌到最后,臉色變得有些陰沉。

      她下了車,來到顧寧惜跟前,目光充滿了譏諷,“顧寧惜,真是好久不見了!你竟還有臉回來?”

    猜你喜歡

    亚洲一本到无码av中文字幕